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情色电影

蜀明

内容详情

六月盛夏,蓝天上万里无云,只悬着火球似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炎热得要命,空气好像凝住了似的,一丝风也没有。“吱~吱”的一声,浑身冒汗只穿着一条犊鼻裤的钟毅推开了门,走出屋外到了院子。“真怀念有空调电扇的日子啊~”钟毅自言自语地走到院中老槐树旁的水井边上,扶着长着些许青苔的井沿,摇着咿咿呀呀着响的轱辘,打上一桶水。从头顶缓缓的浇了下来。井水驱走了燥热,透人心脾的清凉让他精神一振。简单的冲洗之后,钟毅开始一桶一桶地往水缸里打水,来来回回的同时,也扫视着身处的这个院子。陈年茅草搭就的黑乎乎的屋顶,老旧的木头柱子和木板墙成了酱油色,竹条编成板子按进框里就算门和窗户,四间低矮的“厅房”就这样一字排开坐落在石板上。房前丈余,一块石刻的日冕摆在院中。石块垒成的院墙,院门外竖着的木杆上,一盏发黄的灯笼高高地挂着。钟毅凝视灯笼上“铜瓦铺”三个大字,陷入了沉思……“可能这就是个梦,只是怎么也醒不了罢了。……………………………………兽医本科毕业的钟毅,在帝都一家医药研发公司里干着不对口的工作,没有机会跳槽,在尔虞我诈的竞争中后知后觉,六年了才被领导开恩,当了手下只有两个人的小组长。六年里,凑凑合合结婚,紧紧巴巴买房,孩子又蹦出来了,压力山大的钟毅除了每天买体彩福彩,没有别的办法。平时也看些历史穿越小说的钟毅,觉得写一部在自己老家起家的明穿小说挣点奶粉钱也许是条路子。于是,查历史资料,泡技术军事论坛,就成为钟毅每晚干完家务伺候完孩子的必修课。一天深夜,钟毅正在家中上网查阅资料。长期熬夜,精力不济,竟趴在书桌上沉沉睡去,再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的意识进入到了明朝崇祯八年自己的老家四川成都府绵州城东一个急递铺的同名铺兵身体中。急递铺,起源于北宋的省铺步递。宋代的步递递送的内容包括军报、奏章、公文、个人诗词文章和家信等,五花八门。到了元代,则将南宋的各种递铺合并为统一的急递铺,主要递送军情和公文。明代,急递铺进一步发展,与水马驿、递运所成为三大邮政系统,只是不再递送紧急军情和重要机密公文。这名也叫钟毅的明朝铺兵,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剑眉虎目,也算是中人之貌,只是脑子不太灵光,有些痴呆。一个月前,因为被前来铜瓦铺滋事的泼皮欺负狠了,反抗中被木棒打中脑袋,昏迷卧床不起。将息数天后,眼见便要咽气,却阴差阳错被后世的钟毅意识占据,起死回生,只是此钟毅非彼钟毅了。惊恐,不甘,思念,无奈,病榻上的钟毅不知流过多少眼泪。在一声长叹之后,钟毅接受了现实,伤势也慢慢好转,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叮叮叮叮”一阵铜铃响打断钟毅的思绪。片刻,一名背着包袱,戴着斗笠的中年铺兵便走进院子,对着钟毅一本正经地高喊道:“玉皇大帝有旨,快去请西天如来佛祖!”“哈哈哈,好你个老高。刚过晌午就到我这来消遣。快进屋来,喝杯茶歇歇脚。”厅房里走出一个赤膊矮胖汉子打着哈哈迎了过去。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铜瓦铺的铺司①孙贵。老高边进屋边指着正一头雾水的钟毅说道:“奇怪,今日钟莽子②怎么没有反应?”“谁他妈的知道,从他醒过来起,就有点跟以前不一样了。或许被打得更傻了。来来来,先坐会歇口气。”“咕嘟咕嘟”老高急急地喝完孙贵递过来的茶,解下背上的包袱,取出一本火漆封好的公文“公事办了再说。这是保宁府发给州衙的,耽误不得,赶快往一下站送吧。”孙贵闻言,也不敢怠慢,验了封皮,又接过老高递过来的回历③,对着屋门外喊道:“莽子,什么时辰了?”“孙头,午时三刻了”钟毅看了看日冕,又继续打水。歪歪斜斜地填好回历,孙贵瞥见钟毅还在院中打水,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吼道:“蠢货!老子都填完回历了,你还杵在那里当桩。赶快出发,误了州衙大崖二崖④们的大事,抓你去打板子充军!”钟毅被孙贵一喝斥,恍然大悟,扔下水桶,急急地跑进屋里。“钟莽子行不行啊,能下地也就十来日,这太阳晒的,一来一回五十里呢。”老高有点担心。“不行也得行!”刚刚吼完的孙贵匀了匀气息“老张今日告了假,就剩钟莽子一个人,他不去送,难道我去?晒死了,老子正好换人!”茅草屋并不隔音,但这时钟毅无暇理会孙贵的狠话。他穿上满是补丁的粗布裋褐,裤子和一双破烂的草鞋,打上绑腿,在腰带上挂了铜铃和装满水的竹筒,出门跑到孙贵面前。孙贵用夹板夹好公文,和回历一起用布包了,递给钟毅:“快去,送到高陡铺!”钟毅背上包袱,戴好斗笠,顺手拿过靠在门边的齐眉棍就要出屋。“真的是个越来越傻了。青天白日的拿什么棍子,没人大中午的等着劫你。”孙贵的嗓子又高了八度,老高也摇着头笑着。钟毅“哦”了一声,扔下棍子,径直出了院门,上了官道,大步向西走去。正午刚过,烈日炎炎,几乎没有行人。蜿蜒的官道旁,低矮的丘陵,翠绿的田野,隐约的村庄,都随着钟毅地疾行而向后慢慢退去。一口气走出十来里后,钟毅才靠在道旁一颗大树的树荫下,喝水歇息了片刻。“同样是二十七岁的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的呢”后世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早早发福的钟毅不禁感叹目前“自己”的强壮。挽起袖子,露出两条肌肉隆起的胳膊,细细地摩挲着上面那七八条刀疤,看过不少穿越小说的钟毅叹道“传说中的记忆融合好像只完成了很少的部分,这位猛人两年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或许是因为换了我的意识,这猛人痴呆前的技能恢复了,居然还会拳脚枪棒……虽然已经练了几个晚上,没有那么生疏,但毕竟有两年多没动手了,还是要勤加练习。没有长枪,先拿齐眉棍练着吧……”崇祯八年,明王朝风雨飘摇,一天不如一天。北方连年天灾,再加上后金在崇祯二年,崇祯七年,两次入关劫掠,京畿,河北,山西等地生灵涂炭,百姓苦不堪言。始于崇祯元年的流寇,四处流窜,荼毒地方,此时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等十三家七十二营聚于荥阳,面对朝廷的围剿,提出了“分兵定向”的策略,史称“荥阳大会”。成都府等川西内陆腹地,还算大体比较稳定。天启元年的“奢安之乱”,曾经有过围困成都二十余天的危局,直到崇祯三年才全部平定。崇祯七年,张献忠部犯川东夔州府一带,随后被石柱兵驱逐出境。接下来的崇祯十年,李自成部自七盘关入四川,攻绵州,围成都……“越往后越乱,崇祯十年……还是要尽快想办法有能力自保啊。那孙贵固然可恶,但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需要忍耐。”钟毅紧了紧包袱,继续赶路……快到酉时一刻时,终于有了丝凉风,钟毅紧赶慢赶,回到了铜瓦铺。取下包袱正要交还回历,发现孙贵满身酒气地躺在槐树下的一把竹椅上,手持蒲扇正闭目养神。“公文已经送到,请验回历,孙头。”半晌,面红耳赤睡眼惺忪的孙贵才摆摆手:“先放屋里,等会再说。”听罢,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钟毅径直去了伙房。毫不惊讶,伙房里空空如也,孙铺司是不管手下的。又看了看米缸,干净得耗子都要哭了。明代铺兵是全职兵丁,从急递铺附近的乡里抽调,免徭役,而且月俸有三四钱。在铜瓦铺,伙食则是从三人的月俸里均摊。在钟毅的记忆里,孙贵欺他头脑不灵,克扣了月俸,只是管饭,而且伙食费也经常被孙贵买酒肉自己享用。钟毅和老张吃不饱是常事,饿肚子也不是一回两回,就像今天这样。出了伙房,钟毅陪着小心问晚饭的事,被搅了美梦的孙贵大发雷霆一通训斥,拳头都捏出水来的钟毅正忍无可忍之时,告假的老张背了半袋高粱回来了,说好话,赔笑脸,好说歹说把孙贵劝进了屋……听了已经断粮的消息,老张表示在意料之中。蒸了高粱饭,就着坛子里的咸菜,两人坐在屋檐下吃了起来。“钟家老大,这年月老百姓就是这命,打掉牙往肚里咽。张伯我是老了,离不得家,也为躲那破家的徭役,忍气吞声,这铺兵干一天是一天罢。”老张见钟毅有些闷闷不乐,叹道。“怪张伯我没有本事,只给你寻得这差事,在此受苦。哎,实在是对不起你爹⑤啊”钟毅听得老张说起往事,没有答话,只凝神听着。老张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说到:“我与你爹都是城东东乡人,世代耕种于此,光屁股长大的交情,结义的兄弟。辛酉年,那年你才十四。倮倮⑥造反,从重庆府打到成都府,乱兵过东乡,一路烧杀抢。当时你去了乡塾夫子那,并不在家。你爹寻你不得,无奈与我护了家小逃往山中避祸,路上你爹受了伤,你妈和你那两个弟弟都遭了乱兵毒手。“等到了山中,乱兵搜山,眼见就要被发现。你爹自觉伤重,引乱兵去了岔路,我全家老小才得以保全。等我找到你爹时,他只剩了一口气,到死也一直念叨着要寻你的下落……”老张说到这里,眼睛也红了,长长地叹了几口气,努力没有让自己哭出来:“乱兵退后,我寻遍绵州也不见你,只道我无法完成我义兄的遗愿。谁曾想,老天有眼。两年前,一个独眼大汉带你寻到了此处,我一眼就认出了你肩上的胎记。那大汉见你家人已无,细细问过我后,便要将你交与我。我见你如三岁孩童般,苦苦询问那大汉,那大汉只说你在南边走海,脑袋受了伤,说罢便走了。两年来,带你四处寻医问药,也不见好,再后来日子越来越难过,只好给你也寻了这差事……”一声叹息之后,是久久地沉默。钟毅在感慨“自己”坎坷命运的同时,也飞速地盘算着:既然上过私塾,识字,至少往后不会有人有“文盲写书”的质疑;走海,说白了就是海盗,也难怪有厮杀的本事,如果以后要搞些超前的东西,也可推说在南洋跟佛郎机红毛夷学的。“装傻充愣了这些天,也许有必要做出些改变了。”拿定主意的钟毅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满脸沟壑两鬓风霜缠着头⑦的老张,郑重地说到“我不会一辈子都这样的。”①急递铺中选取老成可靠铺兵充当铺司,类似今邮递所所长。②莽:形容粗壮,大。明李实《蜀语》③回历:急递送达下一站后需由对方填写的到达时辰,铺兵姓名等信息的册子④大崖,二崖:民间隐语,长官曰大崖,佐贰曰二崖。明李实《蜀语》⑤爹:父曰大大,为爹的变音。明李实《蜀语》为不影响阅读,一律用爹字。⑥倮倮:明时对彝族的称呼⑦缠头,即戴天孝,古蜀地风俗,相传是为诸葛亮戴孝,以白布,蓝布或黑布缠头。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