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情色电影

晟世录

内容详情

倭国是晟帝国藩属的岛国,远悬海外。大帝开国初年,曾派遣大军远程倭国,无奈海上突起狂风,远征军全军覆没。但是晟帝国的强盛,和大帝的赫赫威名迫使倭国国王向大帝纳贡称臣,自此三百余年相安无事。到了天燮初年,倭国战乱,国王的权利被各地大名稀释,扶臣信秀横空出世一统倭国。统一倭国的扶臣信秀野心逐渐的膨胀起来,倭国有限的土地,已经无法满足扶臣信秀野心。他站在刚刚修建好的名护屋城池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高丽海峡。“在我有生之年誓纳晟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这是扶臣信秀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当然远在帝都天燮皇帝并不知道扶臣信秀的这句狂言。天燮二十五年六月辽东节度使紧急奏报:“倭贼自釜山登陆,进攻高丽。陆军五万于人,统领西野苍鹰。水军一万于人,统领井上鬼虎。水路并进现已攻克尚州向高丽王京挺近。”七月,辽东节度使再次紧急奏报“已探明,倭贼此番举倾国之兵,分九军共十五万余众,现已攻破高丽王京,高丽八省仅存全罗道。高丽之军无抵抗之能,一触即溃,四散而逃。现倭贼已抵达江边,整兵备武遥望辽东,是否远征倭贼往尽早定夺。”天燮二十五年七月帝都晟京天燮皇帝坐在龙椅上,俯视着跪在下面的大臣,面色阴冷。天燮皇帝擅长权谋之道控制帝国,近年来他已很少登朝理政。但是他任用的左相周经纬与右相傅玉轩二人皆是治理朝政的能臣,六部事务在左右二相的领导下井井有条。而所有人都知道左右二相也不过是天燮皇帝手里的木偶,天燮皇帝纵然久不登朝,可他仿佛在每位大臣的身后冷冷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帝国牢牢的攥在天燮皇帝的手里,这是天燮皇帝的绝对权威,也是所有大臣对天燮皇帝恐惧的根源。大臣们私下里都觉得天燮皇帝还是不要登朝的好,因为天燮皇帝冷冷的目光仿佛能把人心看透,无论谁对上他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弯腰屈膝跪倒在地。可是今天天燮皇帝登朝了,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还是那个冷冷的眼神,所有人都跪倒在地。良久,天燮皇帝缓缓的说“都起来吧,远征高丽一事必须马上执行,诸卿可有合适人选?”左相周经纬负责兵部、刑部、礼部,只见他四十岁上下的年纪,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脸短茬的络塞胡须显得威武非凡。他先开口说道:“大皇帝所言甚是,远征高丽刻不容缓,臣举荐游骑将军祖涵衍。”大皇帝是对历代皇帝的尊称,除了千古一帝的开国大帝外,其余历代皇帝都尊称为大皇帝。天燮是本朝大皇帝的年号,在朝堂上是不可以直呼大皇帝的年号的。右相傅玉轩管辖吏部,工部,户部,三十五六年的年纪,身材瘦小,黑黑的脸紧凑的五官实在说不上威严,倒有些显得猥琐平庸。这时他接口道:“臣认为游骑将军固然勇武,但倭贼却不可小觑。远征倭贼务求一击制胜,据敌于千里之外需智勇无双,游骑将军恐不能胜任。“左相与右相不和已满朝皆知,但表面上向来和气,这样的针锋相对确实属少见。果然左相不甘示弱回道:”右相此言差已,游骑将军乃上柱国家将,在上柱国账下多年,抵御蛮人履历战功,可谓战必胜攻必克。是新晋的帝国将星,此番远征倭人确是不二人选。”右相笑道:“游骑将军披坚执锐勇冠三军,但蛮人与倭人却大大不同,蛮人虽未开化,民风剽悍,却直来直往,用兵也大抵如此。但倭人久历战乱,阴险诡诈。若论料敌于先,统化全局恐非游骑将军之长也。”右相管理吏部多年对各级官吏可谓了然于胸,雄辩之名更是闻名于朝野。左相本不善言辩这时就更显得有些急促,脸也有些泛红,但左相与右相齐名虽不善言辩却也非等闲之辈,只见左相反问到:“右相言之游骑将军非上上人选,想必右相已有合适人选了?”不等右相答话,天燮皇帝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已权谋治理天下,最善均衡之道。此番见左相有些局促,已有意替左相解围。只见他看了看右相,问道:“傅卿既有合适人选,便说于寡人与诸卿吧。”他说的虽然平淡,可是右相却是心头一震,暗付自己与左相的争辩已是让天燮皇帝不满,他深知其用人之道,自己锋芒太漏恐遭皇帝忌惮。故而他道:“臣惶恐,大皇帝英明神武,臣萤火之光怎敢在大皇帝烈日之光下卖弄。然臣携领吏部,不敢有丝毫懈怠。臣思之再三,愿举一人。帝国上柱国栾立轩之长子,栾昊英。此人家传渊博,况昔年为大皇帝伴读,在大皇帝身边耳濡目染自是非凡人所能及。远征高丽一事,自是上柱国为最佳人选,然上柱国年事已高又震慑蛮夷不能善离,故而其子栾昊英最为妥当。“左相听罢,心中暗骂右相狡猾,此番他举荐游骑将军也不过是为了做个人情,虽然他贵为左相却也只是二品侯爵。帝国开国之初,大帝曾下旨,无军功者不可为一品公爵。帝国现在只有上柱国为一品公爵,自是显赫。左右二相在朝野已是无人能及,二人相互制衡其余的朝臣自是左右二派泾渭分明。唯有上柱国不偏不倚独立于朝堂之外,此番举荐远征军的主将自是二人为了拉拢上柱国的一次交锋。左相千算万算却不料右相居然举荐了栾昊英,在地位上自是栾昊英高出家将祖涵衍一等。可是栾昊英并无领军的经验只是一个纨绔的世家子弟而已,虽然早年为天燮皇帝伴读,深的其喜爱,可是并无军功怕是也无领军之能吧。正想到这里,却听见天燮皇帝说:“二卿所举荐之人正和寡人之意。下旨:游骑将军祖涵衍为远征军先锋所率先锋营三千,火速入高丽与倭贼作战。上柱国栾立轩为远征军元帅督师蛮夷不可善离,其长子栾昊英升为荡寇将军远征军副帅,行使远征军元帅之责,节制全军。率本部二万铁枪骑并调江浙军三万整备,晟源节前务必汇合江浙军进入高丽境内。”晟源节也就是大帝建国的那天十月十日,也就是说从整备军队到进入高丽作战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江浙军是与倭贼有过接触的军队,天燮初年倭国尚未统一之时经常有些在倭国内战败的倭人,流窜的江浙地区烧杀抢掠,为祸一方。这些倭人武艺高强,起初之时倭人只有一二百人之众,后来占到便宜倭人越聚越多,大皇帝震怒责令江浙军围剿倭人。江浙军初时接战不利,战事陷入胶着。后期江浙军发现倭人虽然狡猾,但是缺少统一的指挥,往往各自为战,被江浙军名将黎光设鸳鸯阵一举灭之。而铁枪骑更是帝国军精锐中的精锐,号称天下第一强军,他们是上柱国麾下的精兵,满员也只有四万余,这一次就动用了两万大皇帝的重视可想而知。左右二相听过大皇帝的旨意,都心里一震。早朝之前他们都已料到远征高丽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大皇帝一次就动用了五万余军队,而这次远征的主帅更是从未有过军功的栾昊英。就连右相举荐栾昊英也只是为了压住左相风头而已,他常年主持吏部的工作对栾昊英的领军能力也不是很清楚,为何大皇帝会这么相信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呢?大皇帝的决定往往都出乎他们的预料,而且大皇帝在帝国有着绝对的权威,既然大皇帝已经下旨了,那么这件事就不会再有任何改变了。大皇帝看出了朝臣的疑惑,他又神秘的笑了。“是的,你们不会知道”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下朝后,左相召集了自己的下属,在府上开会。开会的主题,远征高丽。左相管辖兵部,刑部,礼部,这次出兵的重中之重就在于兵部的协调和整备。左相不愧为能臣,处理起兵部的事物来干脆果断,兵部尚书石坚时不时的在旁边谄媚的拍着马屁,刑部尚书张圆和礼部尚书崔烈不懂军事,只能在一边小心的附和着。这次出征不是一件小事,从大皇帝的态度可以看出来这一战是绝对不能失败的。左相推荐的游骑将军更是先锋军,先锋军是全军的锐气所在,如果先锋军受挫,那么接下来的战事恐怕就难上加难了。左相有些担忧,游骑将军祖涵衍勇猛无双担任先锋最合适不过,只是大皇帝派给了他三千的先锋营实在是兵力有限的很,想有大作为也是很难。还是嘱咐一下祖涵衍务求维稳,保证不要在主力进入高丽前与倭贼正面交战吧。而栾昊英这个世家子弟竟然成了远征军实际的主帅,虽然他是上柱国的长子,但是他从来没有自领一军的经历,也没有立过任何战功,右相举荐他时也是没有想到大皇帝真的会任命他吧?傅玉轩这次你终于办了件蠢事,恐怕这个年轻的副帅要让帝国蒙羞了,想到这里左相难得的笑了出来。右相府上也在开会,主题也是远征高丽。但是与左相府的一言堂相比,这边的气氛确实激烈了很多,吏部尚书马子威正在和户部尚书曹炜争论着大皇帝的任命。马子威人如齐名,长得相貌堂堂,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白皙的面容不怒自威。此刻他正声如洪钟的对曹炜说:“老曹,我就看栾昊英那小子错不了,毕竟是上柱国的长子,上柱国这将门虎子,岂能还不如一个家将啊。”曹炜面沉似水,看不出是怒是喜,本就俊秀的面容倒显得有些阴冷。他看了看右相,然后接口道:”谁说将门就一定虎子呢?大帝开国前也是一届布衣,起兵时大帝和十二上将军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没记错的话十二上将军也都是大帝儿时落魄的朋友,可没有一个是将门之后啊?”曹炜说的不留情面,这番话也有指责右相之意。不过右相倒是不以为意,他对曹炜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这步棋确实走的拙劣了,本想抬起栾昊英压下祖涵衍,却不料大皇帝竟然任命栾昊英为远征军主帅。大皇帝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工部尚书赵景开口了:”相爷不必自责,大皇帝为人喜怒无常,却最是善于看人。栾昊英又是早年大皇帝的伴读,大皇帝自是对他非常了解。”右相笑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们还是把眼前远征军的补给落实好吧”他虽然是笑着说的这句话,却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马子威,曹炜,赵景齐齐说了声:“是的,相爷。”皇极殿夜天燮皇帝坐在他的寝宫里,吹着一只精铁打造的铁笛。笛音高亢,仿佛要把宫殿的顶冲破,直冲云霄,忽而笛音婉转隐入夜色。一曲吹罢,他看着高丽的方向冷冷的说:“我等你很久了。”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