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情色电影

俞家

内容详情

那是一间没有人住的房子,原来是俞家的太老爷住。21世纪到的时候,得了流感,驾着黄鹤飞走了。人去楼空,现在也就放放竹子,唯一住户就是太老爷的猫先生。也没有人希望有人住,毕竟,是对长者的一种尊重。祖屋住着的,原来是俞宗耀。俞宗耀的爷爷辈,是当地的盐商,在清朝卖盐,卖盐的盈利和现在卖眼镜一样,说暴利一点都不为过。或许是中国人传统的土地情节,或许是俞家人向往躬耕山林的隐逸,俞家人在今天仍是郊区的村建起了四合院。七进七出,在当时已经够气派了,价值相当于现在400多平米的别墅。加上百亩良田,俞家人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一百多年后,四合院拆了办水泥厂,俞家人就往外迁了些,住起了红砖房。然后便有了现在的这间祖屋。俞宗耀呢,在改革开放的时候,看到那些办厂经商的人富了起来,也琢磨着开厂子。四面皆山,就开个打石厂。可是大卡车要进来拉石头,总得有大道,乡下都是三轮车道,能容大货车的还没有。于是俞宗耀就开始修路了。修了两年,为城与镇开了一条快通道,可惜的是,GPS上都为这条道标记了,当地县志却没有写下是谁带着家人,日夜不停的砍树开路;是谁挑着扁担,把杂石筐筐运走。不过也没有人纠结在意,毕竟俞家人的初衷是为了致富。那段日子,一老头带着一帮小伙,一天吃两毛钱的盒饭,最先进的设备不过是镐头。我无法想象开完路后俞家男儿的手会是怎样的粗糙,但在所有人的眼里,那是值得的。真正修完路后,首先用的不是俞家,是比俞家更偏远的山村居民。当俞家人看到自己的路可以带给周围村民福利,自己也觉得仿佛修路是为了人民,不是自己。打石厂后来在俞宗耀的带领下轰轰烈烈地开起来了。一开始投了三万,后来慢慢做大,几年后,俞家每户每年都可以分到三万。钱,总是多少会让人隔阂的。上门的女婿总觉得自己是外人,分的少,长子觉得上门女婿是外人,分的多。就这样,每次分钱总要闹一闹,有一次闹大了,上门女婿拿起案板就往宗耀儿子头上拍。这还了得,宗耀急了,骂道:“钱钱钱,都为了钱,我倒烧干净了!“然后就用火机把桌上的钱全点了。没人去救火,都愣住了,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之后几年里,没闹过。俞家此时可谓发达了,就把俞宗耀的房子修了一修,由四房间扩到八房间,孙子辈都和俞宗耀住着,祖屋的梁上多了燕窝。祖屋在当时应该是最漂亮的房子了,许多年来,变的只有梁上住着的燕子。俞宗耀这时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还硬朗的很,也算有福气。好几次大灾大难都给他躲过去了。他常说:“总有一天要还的。”那是祖屋第一次被毁。大概是夏日吧,天空中打了个震山的雷。俞家小孩全躲进了屋子,俞宗耀呢,自己倒不觉得害怕,还去后山看看橘子。也不知怎么地,几束闪电聚在一起,倒是变成球了。球状闪电在空中盘旋着,好像老鹰在寻找猎物。突然变了方向,向俞宗耀的屋子撞来。不偏不倚,正撞穿了俞宗耀的书房。或许是死神觉得俞宗耀胆子大,或许是老橘子树报恩,或许是俞家行善积德,反正,这一劫,俞宗耀躲过去了。可是祖屋没有,闪电把屋子打穿后,整间房烧起来了。那时候没什么灭火措施,就那水泼泼,最后虽然灭了,但祖屋也不成样了。俞宗耀回家后,在大儿子的屋子里给佛祖磕了三个响头。以后天天供着东西,他觉得,是佛祖救了自己。第二天请了几名当地的师傅,要把屋子再建起来。俞宗耀再建祖屋时,把书房改成了仓库。他把灰烬收集起来,放在一个盒里。俞宗耀后来病重时,躺在祖屋的寝房里。他把子女叫到跟前。“诶,我估计是要走了,我·······希望你们还能住在房子里,人说有人死后,灵魂不会走,我就希望你们陪陪我······”子女都忙着安慰。俞宗耀看看在地上的猫,好像若有所思。俞宗耀硬朗的身子在流感面前终于累了,累得吃不了饭,累得呼不了吸,最后累得连眼皮子都再睁开。他就躺在那,猫也躺在那,灰烬也躺在那。当子孙发现的时候,灵魂已经没机会再归来了。俞家一百多号人,围着冰冷的肉体,掉下火热的眼泪。俞宗耀原本还是想土葬的,和他的父亲祖父一起沉眠于青山之下。可是文件不让,子女根据老太爷的意愿,把当年给雷烧的灰和俞宗耀的骨灰排了放在一起。说是当年阎王爷拿闪电没把他卷走,今天他自己带着闪电下去。他去笔架山的时候,送行的车队排了百米。不仅是俞家人,也有感谢他修路的,也有感谢他施舍的。风风光光在火焰中化成了黑灰。不过祖屋也空了,或许是怀念,或许是不怀念。祖屋就空在那,唯一的住户只有梁上的燕子。不,应该说蜘蛛也变了,我小时是不敢去祖屋的主要是那密集的蛛网看的吓人。后来家里养的鸭子溜进去,才进了祖屋。我看到满墙的蛛网,倒也干净的很。蜘蛛都不在家,为什么?没饭吃,走了。燕子呢,把窝安在那已经二十余年了,可能不舍得走罢,当老人坐在祖屋院纳凉的时候,总会看看燕子。燕子冬去春来,老燕子冬去,小燕子春来。小孩到祖屋院子玩耍的时候,总问老人:“这间房子是给燕子住的吗?”十年前的回答是:“不是,是给你太爷爷住的?”“那太爷爷呢?”“他出去玩了。“现在换了纳凉老人,也换了答案,对话是:”这间房子是燕子住的吗?“”不是,是小猫的房子。“”小猫先生在哪呢?“”你看!“屋檐下,一只花肤老猫站在青石阶上,默默地看着远方。偶而转个头看看燕子,好像在对燕子说。“我在思念一个人。”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