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性交影院

宫藏千机

内容详情

萧瑟的春风如往日的凄凉,醉意的身体掩盖不住人生的忧伤。树枝吐出了芽孢,如一颗颗碧绿的豌豆,不黯世事的小草也露出了头,虽然是春天,但春风刮在脸上还是格外的疼。世界充满了勃勃的生机,但是岐山的山顶上,浓浓的硝烟却与周围的景象格格不入,春天,本该有小鸟自由自在的歌唱,但是在岐山山上,有的,只是漫无目的厮杀声。一群黑压压的战士正在厮杀,将士们手执利器,与对方厮杀,叫喊声,辱骂生,嘈杂的难以入耳。战场拉进,我们看见一个魁梧的将军,与敌方的头目厮杀,只是不同的是,身材魁梧的他,却被身材比他弱小的人打的节节败退……忽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利箭,射中了魁梧将军的左肩,另一个人见状,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乱臣夏演,以下犯上,意图谋反,奉陛下旨意铁骑军凡有官职者,杀无赦”只见用剑指着魁梧将军的人说道。那魁梧将军听后,身体一震,头慢慢抬起,嘴唇哆嗦,拼命摇头,不可思议的望着用剑指着他的男人,慢慢的用疑问的语气说道:“陛下,不可能……不……不可能……绝对……绝对不会的,老臣,老臣,没有谋反呀,陛下,老臣冤枉啊,”魁梧的将军慢慢的抬头,血与泪慢慢的融合,那一刻,他仿佛老了20岁,他忽然抬头,大声说到“聂江,你胡说,我,夏演,一生忠心耿耿,对陛下绝无二心,是不是你搞错了……呃”那个叫聂江的男人哪里听他解释,用手中的宝剑,挑断了夏演的手筋,废掉了夏演的双臂。挑断手筋的痛苦使那个夏演的将军五官扭曲了起来,他大口大口的喘气,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由于委屈和冤枉夹杂着手臂上的痛苦使他五官变得扭曲起来,忧伤的眼神愤怒着凝视着这位叫聂江的男人。“为什么?来,把这颗药丸吃下去,我就告诉你。”聂江的眼神有一陌阴险的颜色,口气带着淡淡的玩昧,“吃啊,吃了我就告诉你为什么”说话间,他从坏中掏出来一个玉瓶,打开瓶封,从玉瓶中倒出一颗棕黑色的药丸,用中指夹住,另一只手按住夏演的嘴灌了下去……。夏演扭动着脖子,因为他知道,聂江给他灌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想挣扎,耐何手筋被人挑断,又被几个壮汉摁住。聂江一掌打在他的咽喉处,由于外力的作用,药丸混着血液滑进入了他的咽喉,滚入了胃囊。被人打了喉咙的夏演趴在地上干呕了起来,他双眼怒视着站在他面前的聂江,浑身不住的颤抖,嘴巴发出‘呼呼’的声音。“告诉你,为了得到这颗药丸我不知费了多少劲儿,杀了多少人,用他们的血,加上我从蜀地带来的毒虫,经秘法配制的药丸,啧啧。”他顿了顿,仿佛是在回想刚刚的药丸的样子,仿佛好像是在怀念某件艺术品一样“不过,费这么大劲总该有同样的回报,呵呵,在这几天,你只会点头,还有……呵呵,杀人的欲望,你想想,在陛下面前想杀人,如果我事先把你要谋反的是上报陛下,那么,在你有这种欲望之后,”说完他摇了摇头,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和语气说道:“让我想想会怎么样呢?”“我谋反的事就会变成理所当然”夏演望着他,眼神变得非常忧郁和困惑,他摇了摇头,好让自己相信这是现实“聂江,我们同是兄弟二十余载,为什么这么绝,同是二十几年的兄弟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噗~!”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夏演倒在地上老泪纵横,用头磕着地面,呜咽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敢问这世间,除了亲人,还有什么比朋友背叛更痛心的事?“要怪就怪你太忠心,你选择的是太子,而我选择的是二皇子”聂江开始咆哮了起来,“横王是什么东西,你的忠心能换来家族的繁荣昌盛吗?不能!”“而我,选择了淮王,他给我允诺,只要我为他完成登基大业,就让我族享受荣华富贵,权比亲王,而我,就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横王对我允诺过这些吗?没有!江山社稷什么的他妈的滚一边去,”聂江接近疯狂,他边说边后退,忽然,他冲上前来,抓住夏演的头发,提了起来,大骂到“我呸!不过你放心”聂江放松了语气,用一种阴险的语气说道“出了这档子事,你是活不成了,你的家人,你的将士也都……唉,活不成了,不过你放心,黄泉路上你并不孤单,因为横王,马上就会下来陪你,不过你放心,我会拼死把你的那五岁的儿子和你那八岁的女儿保住,不过,他的一生,怕只有在牢狱中度过了,”望了望夏演,笑了笑接着说道“做完这些事后,我们的兄弟情分,到此断绝!”听完聂江的话后,夏演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剧烈,忽然,他身子向前一倾,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由于内心的悲痛导致气血攻心,夏演双眼一黑晕了过去……。三日后,吴国京城。城门口人群涌动,在门口告示周围,一群进京赶考的秀才正围绕着一张告示周围指指点点,一些秀才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是读书人,会念几个字,于是大声朗读起来。“横王失德,率其部下夏演及其铁骑营十三将军意图谋反,朕念其守护大吴多年,留其子嗣,押往龙古塔,横王即日起撤其横王称号押入宗人府,其部下夏演及铁骑营十三将军明日午时,玄武门斩首,以儆效尤,钦此”“什么,横王举兵谋反?不可能吧!横王可是必当太子的人选啊,怎么可能会谋反啊,是不是你念错了?”一个农民装扮的男子用手晃了晃念榜文的秀才。秀才一听旁边的农民小瞧自己,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说道:“我,张晓生,五岁开蒙入学,七岁童生,十二岁便是秀才,读书十五年,怎么会念错字?况且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横王举兵谋反,被陛下镇压,夏演及其他率领的十三将军明日玄武门斩首,以儆效尤!”“可是,横王是好人啊!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国泰民安,怎么可能会举兵谋反,还有那铁骑营将领夏演和十三将军,守卫吴国江山多年,南征北战,立功无数”那农民模样的人有些激动的说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谋反啊!是不是被人陷害了,我听城北的人说,是二皇子淮王陷害他们,好让皇帝老儿让他当储君,我呸,为了权利,连亲兄弟都不放过,真不是东西!”那秀才听后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劈头骂道:“哎哎哎,小声点,你想死吗?!皇帝陛下岂能容你这样称呼?如果被巡防军听到的话,把你抓去坐牢,给你加上一个‘招摇过市扰乱朝局’的罪名,那时,十条命都不够你去抵罪的,再说,皇家的事情,岂是你我能臆测的?”那人听罢,望了望四周是否有巡防营的人,发现没有后,长叹一口气,给这个秀才一个感激的眼神,做了一个揖说道:“多谢小兄弟提醒”后抗着锄头,悻悻离去。三天后,京城同一地点。那名叫张晓生的秀才继续在城门口卖弄他的‘文采’“罪臣夏演及其铁骑营十三将军今日午时已被斩首”“其子女,妻室押入龙古塔,劳役十五年”另一个秀才接口道:“唉,真壮士也,午时我去了玄武门,人山人海,我去得早,站在最前面,斩首的过程我都看过了”“我也看过了”另一个人感慨的说道:“十四个人,跪在刑场,刀起刀落,一句话没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到要行刑时,他们同时喊到‘来世做兄弟’,在场各位都哭了,连行刑的人都落下了眼泪,你别说,连我自己都哭了”“我也是”一大群人纷纷附和道“你说,横王他们是不是真的被冤枉的?”一个人发问道。周围一片寂静提问的人慌乱,连忙解释道:“我……我、我只是臆测,千万千万不要当真啊”这是,一个人说起来:“因该……不是、冤枉的,陛下亲自审问夏演时,夏演忽然暴起,嚷着要杀人,如果不是聂江大人有先见之明,先废了他手筋,不然,陛下就危险了”“唉,真看不出来,夏演是这种人,唉”一个人说道。“是啊是啊”十天后,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张晓生还站在一张写着‘横王在宗人府畏罪自杀,夏演之女押往龙古塔失足落湖而死’的告示前发愣。不足一月,他见证了皇家由盛到衰,皇天子如何由凤凰变草鸡,由高高在上走向死亡,埋入黄土之中。抬起头,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向城门外走去……“生如朝露,去日苦多,不如我躬耕南阳,清闲自在一生”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