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性交影院

夏氏长歌

内容详情

话说回来,两人骑着马缓行了些时候,到了一座廊桥前。桥头并无牌坊,只在梁上有一匾额,上书四个大字:云浦飞霞。此廊桥为木质平铺廊桥,为墨家子弟所建,历经三千多年,重修翻建多次,但形貌未有大的改变。桥长百余丈,跨伊川而横越,衔接牧楚镇与松浦藩城,为松浦第一长桥。桥两头各立着一根石质望柱,上方蹲着一头朝天犼。望柱者,又称华表,最初为木质,政务公诸于众多刻于其上,而民间之士若有谏言亦可志之其上。久而久之,望柱已失去布公之用而逐渐成为一种权贵象征,材质亦从木质转为石质。这望柱纹刻着奇禽异兽和祥云之彩,华丽异常而大气磅礴,上方蹲着朝天犼。朝天犼为夏域上古神兽,据传龙生九子而皆不成龙,其中就有朝天犼。朝天犼有守望之习俗,盼君归。远古之时,百姓盼君出,四处体察民情,为百姓分忧;又担忧君主劳累过度,因而盼其早归歇息。桥有九座桥亭,以廊相连,笔直一线,构成廊桥之主体。桥两侧,亦有游亭与桥相衔,每侧十座,共二十座游亭,以小廊相连。游亭又称浦亭,为廊桥之延伸。从天俯视,廊桥如同龙舟,两侧之浦亭如同船桨,一旦风起水荡,恰似龙舟于江河中击桨前行。因其貌又如蜈蚣,故而又称蜈蚣桥,不过蜈蚣是五毒之一,故言者甚少。廊桥通道分五部,中间为车马官道,只有车马可通行。往外是通行道,是人通行的。再往外,是沿廊,围有栏杆设有坐楣,供人游玩观光歇息。那浦亭只做游玩而无通行之用,故而不算通道。廊桥上亭廊众多,而彩画更甚,随处可见。彩画多描述上古神话传说,像上羿射日,精卫填海等等诸如此类之故事,其中所画之上古神兽更是不可胜数,故而此桥胜似一部神兽录。望着落日垂暮,夏洛思绪万千,按着缰绳缓缓而行。一个月后,他便要离开松浦去游历列国。生长至今,已十四载,八年墙内,六年墙外,却未曾踏出过修域半步。十二岁起,他与夏达和夏随三人纵情驰骋,游历诸藩,从妆瀑到长弦,从兰祭到暮椿,从子驭到千薇......修域二十四藩已被他们游历了大半,但他的好奇心却远远没有走到终点,恐怕亦将不会有终点。一个年少的囚徒,终有一天会突破藩篱牢笼,把套在他脖颈上的枷锁砸得粉碎!“一堵墙,隔开的,是两个世界。”祖母曾如是而谓夏洛。祖母为上艾李氏,早年迁到松浦,与祖父相识,后二人结为夫妻。家中之人谓之老夫人,四年前因病去世。墙外的世界,神秘多姿却也危险重重,是冒险家的天堂,也是鼠辈的地狱。“强者征服天下,弱者蠕蠕而行。”祖母对他说,“未有胆,则死地;未有谋,但请归。”这些话,起初他并未记在心中,然而解除禁足六年来,他慢慢体味到了其中的蕴意。不久,他就要离家远行,心中有诸多的不平静。他不是在乎自身的安危,只是有些人,他放不下。人越大,越不敢放手一搏,他仿佛渐渐明白了父亲为何隐忍了这么多年。对夏洛而言,他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感触和稳静。正沉浸在思索之中,少胥忽然说道,“弦子,你听说了么?过两天就是剑道大会,这几天城里来了不少生面孔呢。”“这有什么,”夏洛随口应答,心思全不在这上面,“松浦哪天没有生面孔?”“不是啊,我是说有好多武士入藩了。”少胥脸上露出些许恐惧,“藩外武士啊,你知道罢?我听说这些人都野蛮得很,跟胡人一样乱来的。前天的乱子你肯定也听说了罢?”少胥所指的乱子,是一群武士在长兰街跟巡城卫队打斗的事,夏洛当然知道,因为他当时就在场。长兰街是城南一条烟花巷,里面开设了十几家妓馆乐坊,神女、商女、舞姬随处可见。那日夏洛正在长兰街上一家乐坊饮酒作乐,听着曲子观看美人舞蹈。左右两侧各坐着一人,形容与夏洛相差无几。左侧一人,头上束着绾发兰鸣玉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道浓黑之剑眉横于眉骨之上,目若朗星,鼻梁高挺,身材略魁梧,穿着一身白色三赤云纹圆领常服,腰间系着五环蹀躞带,果真雄姿丰伟,非常人可及。此人乃是夏随,松浦东北之妆瀑藩公子是也。右侧一人,肌肤若雪,蛾眉美眸,瞳色深黑,齿若瓠犀。穿着一身鸱吻纹半臂,里绿外紫,下裳则为褐色,以紫巾束发,娴静少言,有女子婉约之风。如不知情,恍惚一看极易认其为女子。此人为夏达,松浦北部邻藩长弦藩公子。三人一同入学松浦,有同窓之谊。至此相识六载,出入游玩皆在一起,形影不离,为诚挚之交,情同金兰。正开怀言笑饮酒之间,忽而听得楼外一阵吵嚷喧哗,接着又是一阵打斗声传来。夏随按捺不住,起身走到二楼窗前,回头就大喊,“弦子、云谦,赶紧过来看,哈哈!武士们跟巡城卫打起来了!”嗯?夏达愣了一下,武士竟然跟巡城卫打起来了,这可真是新鲜事!夏随不停地朝他俩招手,口中喊着,“快过来!有这热闹还不看?”夏洛脸上微醺,侧着身子继续饮酒,无意去看这热闹。眼睛只盯着那美姬的翩翩身姿,继续把盏饮酒。身前几案上平放着一把横刀,身旁两位正值豆蔻年华的侍女给他敲着腿脚和肩膀。头枕在一名侍女的大腿上,嗅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夏洛露出了微笑。夏达见他这副模样,一脸鄙夷,放下酒盏就起身走向窗台。往楼外一看,此时街上已围了不少人,都在看热闹。武士与巡城卫搅在一起,互不相让。这些武士果然功夫了得,与巡城卫不相上下。观其架势便知其功底,毕竟都是来参加剑道大会的,能有几个滥竽充数之人?巡城卫队长李璋骑在马上,于卫队之后压阵。过了不久,见形势没有好转,李璋面露怒色,长戟一挥,身后的斗篷一抖,长喊一声:“列队——”命令一下,众卫士立即撤出打斗,排成两行,组成阵列。论单打独斗,巡城卫或许真不是这群武士敌手,但这阵型一列,那就截然不同了。果不其然,列阵之后,武士们别说伤到巡城卫,连身也近不得。巡城卫皆手持大横刀,而武士们手里只有横刀,自然先就吃了一亏。所谓横刀和大横刀,区别在于长度和威力不同。夏域当今之刀制有四:一曰仪刀,为贵族子弟及帝王君主仪仗队所持,其装束华丽高贵,多以金银为鞘柄,宝石镶嵌之,乃高贵身份之象征,一般不作打斗之用。松浦作为修域第一大藩,其仪仗侍卫所持之仪刀俱为镶金玉鞘,一般藩国还真用不起。二曰障刀,军队及部分卫队所持的宽刃大刀,长四尺有余(男子身高约七尺),极为锋利,平砍削切威力极大。作为夏域主战刀全面装备于军队,士卒人手一把。松浦之士卒较少使用障刀,他们用的,是威力更大的大横刀。三曰横刀,即佩刀,亦称武士刀。横刀刃长约四尺,直身直角,刀身较窄,是夏域最平常之刀。横刀形制较障刀要短些许,且其身较轻,故较少用于军队,而多为武士及民间防身所用。另有大横刀,所谓大横刀,比横刀更长更重更锋利也更贵。因其铸造工艺复杂及制作时日较长,一把大横刀的价格起码抵得上三把平常横刀。如此高昂的价格自然令百姓望而却步,就连各国也只用来装备巡城卫队和禁卫军,松浦则因财大气粗全面装备于所有军队及卫队。四曰陌刀,颇类后战国时代的斩马剑。为两面开刃,柄长而刀身更长。刀柄可拆卸拼接,便于步兵携带。长度不固定,但多为七尺之制。部分陌刀则可达一丈,用以对抗骑兵冲锋。陌刀之铸造极为精妙,其锋利甚至可比肩大横刀。据《夏七典》记载,“录持长刀引数十军出,举刀而斩,辄毙数人,贼皆觳觫不敢妄动,遂解楠围以返。”这说的是王录出城救援韩楠之事,其中所述长刀即陌刀,与普通长刀不同。除了以上四种刀,还有其他刀制,不过并非仲康时代所出,因而不收入四制之内。其余的刀还有服刀(一种短刀),环首刀,霸刀,苗刀等等。言归正传,此时巡城卫步步紧逼,将这群武士逼到了一条死巷口上。不过,不少武士也从四面八方聚了过来,站在后方盯着巡城卫,眼神中透出阵阵杀气。与此同时,城东、城北及城西三处的巡城卫也正在赶来的路上。“不妙啊,武士越来越多了。”眼看周围武士越聚越多,夏随收敛起笑容,手心开始冒冷汗。夏达也觉得有些棘手了,频频回头看夏洛,但夏洛还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绝色美人,都带不转一下的。那舞姬接下来跳的是鼓舞,四周摆着十八面大架鼓,其舞名为《十里飘雪》,为独舞。“慢着。”那舞姬正要跳,夏洛喊了句,眼睛朝窗口瞥了瞥,“给他们助助兴。”舞姬会意,转身到香阁内换了一身长袖霓裳出来,这袖子更重长,自然鼓声也更响。“公子,”那舞姬欠身道,两手相持放在腰际,“那奴婢就跳个《长泽引》,如何?”夏洛一听,颇有些诧异。嘴上虽不说,心下倒是有些佩服这舞姬,看来此人亦非常人。于是微微点头,扫了一眼众乐伎。乐师们纷纷露出惊恐之貌,眼中似乎有责怪舞姬之意。不过见长歌公子要演奏,也只得照办。随着乐师们奏起小鼓,一阵琵琶引子,琴瑟之声,钟磬之乐渐起。夏达两人猛地回头,眼中充满了惊讶。前两段声音传到街上,街上之人俱惊恐觳觫,纷纷抬头望着乐坊二楼。李璋更是大吃一惊,立即扭头望去。瞧见夏达夏随两人的背影,他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不由得皱了下眉。所谓《长泽引》,乃是夏域史上最早的战争史诗,为伟大的夏域诗人云横所作。洋洋洒洒五千多言,描述了前战国时代末期夏域两大霸主震旦与修域间的一场惊天大战役——长泽之战!此役为震旦与修域两国之间的战略决战,此役过后不久,修域都城盈被攻破,城内百姓全部被变卖为奴隶,支持修域的墨家弟子悉遭坑杀,修域覆亡。那舞姬所演奏的《长泽引》,最初为亡国之后的修域百姓所唱民谣,仅三百言,云横由此创作出那首传唱千古的史诗。两者结合,便成了如今这首长泽引,共七百余言。此曲乐调回而歌词不回,歌词转而乐调不转,惋惜沉哀为其基调,无言之悲怆贯彻始终,以致“闻者知其悲,听者识其痛”。一般只在修域大祭祀才演奏,平常则极少,后编入修域战歌,征战前奏此曲以鼓舞士气,所谓“哀兵之怒,无往不胜”。所以在听到前面数声之后,多数松浦人都知其为长泽引。“山悉沉蒙兮霾蔽日,天亦忿恚兮地震怒。鹰鸷凌击兮寒气袭,虎狼云迫兮吾何惧?”那舞姬轻声唱道,一股无尽的哀伤从心底涌出,而两袖飞扬,重重地撞击着鼓面,发出轰隆之响,时快时慢,跌宕不定。再看时,那舞姬舞动身姿,或翻腾,或旋转,或跑动。歌喉一时轻柔,一时激昂,或怒或怨,或张或弛,往而返兮。抑扬顿挫之间,似有千言欲吐,却又悬而不发。“犀光闪烁兮惊如电,山海狂啸兮破苍天。尘沙飞扬兮漫若雪,天地震裂兮没百川!”不知不觉,此曲已至后半段。街上之人情绪低落,更有甚者则垂泪涕泣。众武士黯然垂首,目光之中,已无张狂桀骜。巡城卫则伫立在巷子里,神情庄严肃穆,将右臂置于胸前,静静地听着。“前后奔突兮左右抗,万骸横落兮风低吟。力渐乏柔兮剑刃平,金鳞暗淡兮尽血影。”夏达看着夏洛,而夏洛则坐了起来,望着那舞姬。恍惚间,他看到那舞姬眼眶之中,竟然盈盈而动。一朵泪花从她眼角滑落,滴到长袂上而朝他飞来,弹在他脸颊上,流落到他的衣襟上。“矢镞贯甲兮长剑堕,双膝坠地兮缇血凝。辟吾心胆兮终不惩,愿为毅魄兮守长盈!”一曲长歌散,万人血泪别。曲终之际,而人未散,众人一时间缓过神来。尤其是巷内两拨人,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公子——”李璋骑在马上,朝着二楼大声呼喊了一声。他不知夏洛奏这曲子究竟何意,是让他打呢还是不打?《长泽引》也是战歌,但从未有过用于镇压盗贼的先例,何况这还是武士而并非盗贼。周街原本一片寂静,听到李璋喊公子,街上的人都出来看,沿街二楼也尽开门窗,朝乐馆这边望来。夏洛知道李璋在等他决断,拿起横刀起身就走向窗台。忽然,一把横刀从二楼窗内飞了出来。李璋猛一伸手,将它牢牢接在手里。人未见而横刀下,这是让他自己做主之意。李璋心里忖着,毕竟公子在此,若真把这群武士逼急了,保不齐后边那群武士会做何举动,到时公子的安危谁能担待?且此曲奏完,众人的火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再者武士已经被他们打得无还手之力,藩威已振,想来以后这些武士也再不敢如此犯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就此打住为好。于是李璋调转马头,走到那群武士面前道:“长歌公子念你们是初犯,不晓松浦规矩,暂且放过你们。各位都是武士,却为难平民百姓,乃至商女,难道不知羞耻么?劝各位多看些松浦规矩,免得日后再动干戈。此后若有再犯,则罪无可恕!望诸位好自为之!”说完,李璋下令全员撤退,继续巡城。这话说的,当真有几分水准。那群武士莫名其妙,正不解时,街上之人皆欢呼大喊着:“公子英明!将军威武!”夏洛莞尔一笑,正欲去访那舞姬,迎面却上来三人,拱手便拜。为首的是一位褐衣青年,年且二十七八,披散着头发,形容略瘦,身着一袭飞白服,颇有侠客之风。“飞白服?”夏随小声嘀咕着,眼神中透出一股惊诧。飞白服乃武士之服,七阶武士才可穿着。夏域武士以武力分上下两段共计十阶,各阶武士所着服色依阶不同。夏域有五彩,赤黑黄白青,此为正色。士服亦以此为色,赤色最贵。此外还有五次色,紫绿蓝棕灰,以灰色最贱。士服又称飞服,配以色彩,各曰“飞白服”“飞黄服”云云,此乃武士之风采。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飞云服。所谓飞云服,即在衽上和两肘部绣着云纹的交领常服,只能由公子穿着,余者穿着则为非礼,即便是王子乃至太子,也不能穿。回到正题,话说能穿上飞白服,此人的武力必定已到了极高境地。这却不是指士服越高武力就越高,武士家中有锱财者拿钱买士阶之事早已屡见不鲜。反倒是这些穿着青白飞服的,家境可能一般,而武力却可能已达顶尖。正因如此,青白一词,与清白一样,如今多用来指代那些为人干净正直的人。“敢问阁下可是长歌公子?”那青年拱手对夏随问道,夏随先是一愣,接着忍俊不禁笑起来。“你说的不错,他也是公子。”夏洛笑道,夏随和夏达也笑了。那人脸色羞赧略显尴尬,连忙拱手道歉,“抱歉,在下冒失了。”“找我有什么事么?”夏洛问。那人看了一眼夏达和夏随,夏洛又道,“你只管说。”“是。”那人略略颔首,“公子,我家少爷曾在盈都与公子有过一面之缘,却因事提前返国而未得谋面,深以为憾事。今番趁此盛会之便,特来此游历,万望幸能与公子见上一面。”“哦——”夏随眼睛一转,拉长了声音,双臂枕在夏洛肩上大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呢,哈哈哈哈——”夏洛白了他一眼,转身对那人道,“尚不知你家少爷尊姓大名。”“少爷名为景赫,天都洛穆人氏。”那人道,“不知公子可否愿意一见?”夏洛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诚如此人所言,去年他们三人确在盈都游玩过数日,不过遇见的人不少,哪里知道是哪个。而观此人相貌脱俗,举止谈吐不凡,衣着装束颇有洛穆高贵之风,恐怕那少爷也是达官显贵之人,钟鸣鼎食之家。不过,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就是松浦公子的呢?再者,如此显赫之家室,其府人两袂应有纹章才对,为何此三人衣上却无?夏洛瞥了一眼那人的衣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家少爷现人在何处?”夏洛又问。“如此说来,公子是答应了?”那人道,“不瞒公子,少爷正在贵藩千樱镇游玩,今日见面恐怕不易。容我回去禀报,明日便到府上拜访如何?”这句话可掐中了夏洛的要害,连忙推却,“还是别到我家,不如我去找你们,约个地方就好。”夏随在一旁笑得直捂着肚子,夏达也是捂嘴而笑。“好好,如此亦可。待在下回去禀报了少爷,便来告知公子。在下先行告退了。”说完那三人就往楼下去了。“你不是真有断袖之癖吧?”夏随故作惊讶。“少扯了。”夏洛又白了他一眼,“若真有这癖好,云谦岂不早成我囊中之物了?”夏达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就要抬手揍他,夏洛赶紧连连道歉。“诶,弦子你还真是,你看云谦被你臊的,小心人家当真了。”夏随笑道。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