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5级片

回到明朝末代

内容详情

“下雨了”刚从赌场出来的李丰望着天空下起的小雨自言自语道.李丰--今年28岁.一个靠赌博维持生计的人,总是能小赢就马上抽身走人.所以少有败绩.等钱存够了就自己开个饭馆,总比现在这样安稳的多.’一边在雨中漫步一边心中琢磨着以后的出路.雨越下越大李丰看到前面停着辆出租车,就跑了过去,刚跑到路口就被一辆车给顶飞了出去.“我靠,飞一般的感觉.”在逐渐消失的意识里想到的一句话…….“王嫂出去啊.”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睁开眼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头想了想自己昨天确实被撞了,又环视了一下四周,咦!这是哪里?看着昏暗的小屋,到处散发着酸味,走到院子里到处都是杂草.不由自主的一揣裤兜,揣空了:妈的,这是谁的衣服”.摸了一下上衣居然摸出点碎银.彻底蒙了.“疯子,起来了没有”大门口传了一个声音.“起来了”自己含糊的应了一句.接着跑进来一个年轻人,约莫20多岁,干瘦,个不高,脸上有个痣,一看就知道是个地痞.“走吧,”地痞拉着李丰就向外走.“去哪?”李丰问到.“马老五的赌局啊,昨天不是说好的吗?这几天咱哥俩的手气正好着呢,今天再去赢点,晚上我请你去胡同找个娘们,昨天晚上那个小娘皮真是不赖.”地痞边说眼里边放光.来到街上,这里完全是古代的县城,这里看起来不算繁华,但是比较稳定,道旁林立的商铺人们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走到一个拐角出,应入眼帘的一个大牌子上赫然写着个让李丰多少有点兴奋的大字赌“牛X赌博合法化,居然没人管,管他这是那个年代既然来了就安心在这里赌一把”李丰随遇而安的性格让他默默接受了这个年代.随着地痞走进这个赌坊,里边有五张圆桌.桌子边挤满了人.听着宝官喊着“开了,开了买定离手,开~~17点大啊.“哎~真他妈背”“我说买大吧,你偏说买小,这下好了.”“呦,五爷,您在这呢!”地痞上去和一个粗壮大汉打了声招呼.“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猴子你小子,这几天你和疯子俩兄弟在这赢上瘾了是吧.”“我们这不是拖您马五爷的洪福吗..”一脸奉承象的猴子在那哈着腰的说.“你哥俩赶紧上手吧,别在这废话.”“你玩什么.疯子”猴子问到“牌九”看到牌九桌子李丰随口回到“好,我去押宝.”挤到牌九桌边上看了一会,原来和现代的规则是一样的啊.摸了摸身上几块碎银子,也不知道这一块是多少钱,留下了一块,万一输了总得留点饭钱吧.其于的全部压在天门,刚才看天门是赢多输少.“压好离手”庄家7点,处门3点天门天杠,末门5点,旁边人看到“呦.李爷运气不错啊,看的挺准啊!原来我是这的熟人啊,看来我去哪都摆脱不了这个赌啊?哎~鄙视一下自己.扭头笑到“运气好而已”“李爷今天到变了”呵呵~李丰傻笑了一下..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啊.接下来的时间总是赢多输少,慢慢的自己前面有了一小堆银子,觉的差不多了,应该有不少钱了吧.转身离开桌子,找到猴子,看到他正在那满脸流汗,脸憋的通红,在那喊,大.大.大.结果,7点小,彻底颓废了,不甘情愿的摸了摸身上.宝官见了笑到:“猴子,你就是把衣服摸破了也摸不出钱来啊”.“呸~等我回去拿了钱来在赢光你这王八蛋”两个人出了赌坊,猴子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今天是倒了血霉了,全他妈的输了.”“你输了多少.疯子?“我赢了”拿出钱袋子给他看了看.“你真神了啊,这有30多两呢”看到钱的猴子两眼放光.“我分你一半.”“那怎么行,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咱们好兄弟,这点钱算的了什么.”我塞给了他一半的银子.“走,我请你吃饭.”猴子带着感动的语气“走吧”我笑了笑走进一个饭庄子两个人找了张桌子做下.上了酒菜,开始推杯换盏,猴子开始絮叨哪个娘们怎么怎么样,哪个寡妇和谁好上了,县太爷又娶了谁家的女儿做妾.“靠,原来这小子挺八卦,关于女人的事,这小子门清.”看吃的差不多了,借着醉意我问猴子:“我怎么得了个疯子的绰号.“哈哈,你喝糊涂了吧,还不是因为去年罗家兄弟看你赢了钱仗着人多想要打劫你,结果你一个人提着刀把他们五六个人全干爬下了.你也挨了几刀,不过你命大没死.以后罗家那几个人见了你都要饶着你走.又因为你叫李丰,所以我叫你疯子,不过别人都喊你李爷的,他们还是比较怕你的,”“原来是这样啊,我和这个人同名同姓.不过他比我可狠多了…”李丰心想结了帐,俩人刚走出门口,一抬头李丰就被一个人撞到在地.刚想发作,一看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慌里慌张的说:”大哥你救救我吧,”李丰心到“咿!我长的象好人吗?”跟着跑过两个大汉,好象是赌坊的打手,拎起这个姑娘就是一嘴吧子,“让你跑,你爹欠的钱就由你顶帐.”说完拎着要走.“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李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其中一个打手看来认识李丰,“原来是李爷啊,这个姑娘的爹在五爷的赌坊借了高利贷没钱还,他爹把她给了五爷抵帐”.“那你们打算把她怎么办?”“自然是卖到妓院”李丰看着姑娘求助的眼神,妓院对男人是好地方,对女人来说就是地狱了,稍有不从就被打手打个半死,十五六岁对李丰来说还是孩子,李丰虽不是什么好人,但对这种事情还是很反感的,说道:“这个姑娘我要了”“您要了,李爷您不要让我们难做.”“这个我自然醒得,我自会找五爷说”“那告辞”打手拎着姑娘走了.赌坊的一个偏房内,正做在椅子上的马老五看着李丰说到:“这个姑娘的爹欠赌坊50两银子,别说我不给你李疯子面子.给我你3天的时间.3天内你拿70两过来赎人,3天以后见不到银子,她照样卖到妓院,这70两的银子你还得照付.”“70两?不是50两吗?”猴子惊讶问到“废话,这是几天的利息,还有3天在我这吃喝的费用.”“行.70两就70两.不过她在这几天,你不能动她半跟头发,”李丰平静的说到“好,这个自然.”马老五站起来说到:‘送客”过来几个打手站在旁边,道:“李爷请.”猴子和李丰两人出了赌坊,路上李丰问猴子:“有什么办法能搞到银子?”猴子吃惊道:“你真疯了吧,没银子你就先答应了!~我看到时拿不出银子怎么办,马老五是那么好惹的?,肯定不会放过你的,算了,我先去打探消息,看有没有什么客商,晚上去劫他一次就是了,你回家养足精神等我吧.”回到了那个破院子,坐在石凳上沉思:不知道家里的爸爸,妈妈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知道我被车撞死的消息了.哎~希望他们不要太伤心,忘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吧,也没准等哪天一睁眼又回去了,也说不定.不管了,反正自己现在还活着,对了.猴子说晚上动手抢劫,看那样子说的挺轻松,我附身前的这主这事肯定没少干,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家伙,在现代李丰也砍过人,不过都是为了朋友出头砍些地痞流氓,所以砍人对李丰来说也是熟门熟路,心里也不觉的有什么慌张.果然在床铺下面找到一把仆刀,把仆刀放好,躺在床上,等干完这一票,要有剩余的银子先去置办的家具什么的,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是人住的地方.这的妓院是什么样子的,里边的姑娘怎么样呢,和现代有什么分别呢,还真是令人期待啊.躺在床上的李丰淫荡的想着,迷迷忽忽的睡着了.“疯子..疯子,醒醒.”猴子推着躺在床上的李丰“恩…”李丰睁看眼看了看猴子,透过窗台上的油灯,看了看外面的漆黑的天.“现在什么时候了”“已经二更天了.带上家伙动身吧~”猴子看着醒了的李丰答到.李丰起身把刀别在身后说到“走”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夜,“对方是什么来头”李丰问到,“是个帐房,好象是来要帐的”“哦,他有多少银子?在什么地方落脚”“大概有百八十两,在仙客来客栈.”两个人翻墙来到仙客来的后院,猴子带着李丰来到厢房门口,用刀轻轻挑来门阀,李丰来到床边看到熟睡的年轻人,用刀压在他的脖子上用脚踹了踹他身体“醒醒.不要喊,要敢出声的话,我一刀宰了你.”年轻人惊慌点了点头.“你的银子呢,我取了银子马上离开.”年轻人听了,马上从床上下来,跪到地上:“英雄,我只是替别人收帐的,您要是取了这些银子,我不但没法向掌柜交代,我全家还得饿死,请英雄高抬贵手,放过小的.”说罢,在地上磕头,蹦蹦蹦已经是血流满面.李丰以前砍的都是流氓地痞的自然不会心软,见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心一软.心道:算了,恶人原来也不是好当的”.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